2015年7月1日 星期三

寫於論文計畫書口試通過後─個人的神學轉向



2015/7/1,自己的學位論文計畫書審核通過,題目為「沃德文化神學研究」,指導老師是曾慶豹和李信毅(主要為曾老師),審查委員為華神的周學信老師及浸神的彭盛有老師,我對於激進正統運動的注意大概從一年前開始,這一年之間慢慢摸索、探索,才終於確定自己的學位論文研究題目,其實過程並沒有想像中的順利,也是熬了一段時間,慢慢的閱讀英文文獻才終於生出來,在這計畫書剛通過的當下,也想以文字記錄從進入中原宗研所之後所發生的「個人神學轉向」,其實剛進入宗研所之前,也只是從大三開始才慢慢接觸一些神哲學相關的著作,但當時只是翻翻找找,看到什麼東西覺得不錯就翻個幾下,根本毫無基本功可言,真的就如許多人一樣,進入宗研所之後才真正開始進入神學研究的殿堂之中,開始一窺堂奧之妙,起初我進入宗研所後,主要的興趣在於系統神學,加上過去受到大學時啟蒙老師林孝信的影響,對於自然科學開始有些興趣,並無意間知道英國神學家T.F. Torrance是作神學與科學的探究,當時覺得這樣的研究主題相當吸引我,在碩一上學期的時候就嘗試閱讀其著名著作《神學與科學》,並一度打算以研究Torrance的神學作為學位論文研究的方向,但到了碩一下學期之後,情況開始有了轉變。



在碩一下的時候開始修習了宗研所過往招牌曾慶豹老師所開設之課程,分別是「神學與詮釋」和「論文指導與寫作」,曾老師的神學研究進路以當代歐陸哲學思想開始展開,並融合批判理論對政治、權力運作的關注,中期之後更走向解構之進路,並將觸角延伸至中國基督教、台灣政教關係等領域,在不同的領域內都有可觀的研究成果,是華人神學學術研究界不可多得的人才,個人更大膽預估未來會有可觀的歷史地位,成為許多神學後輩所研究之對象。我也因著開始接觸曾老師的課程,開始發現自己對於當代的歐陸哲學有濃厚的興趣,當時是從詮釋學史的進路開始閱讀胡賽爾現象學、海德格存在哲學的二手文獻,雖然不確定自己掌握多少,但卻是讀得津津有味,並且嘗試接觸一些從德希達解構思想探討神學的進路,其Villanova UniversityJohn D. Caputo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其著作What would Jesus deconstruct一書對我有相當程度的啟發,因此我拋棄了之前打算以神學與科學的關係作為研究的論題,甚至對於「系統神學」如此分裂式的神學研究進路開始存疑,而開始轉向和曾老師相同以當代歐陸哲學為進路的神學探究,並且延伸至對所謂後現代思想的關注,包括Derrida, Foucault, Habermas, Levinas等人的研究成果。



之後在找尋研究方向的時候,對於發跡於英國的Radical Orthodoxy (激進正統神學運動)產生興趣,他們有別於傳統英國神學對於知識論、神學與科學的關注,較多擁抱當代的歐陸批判思想,但並不是完全採納,是嘗試以一種基督教的超越性(transcendental)去回應當代各種類神學的文化思想,John Milbank的代表作 Theology and Social Theory是很明顯的例子,但因為自身對於文化議題有很濃厚的興趣(碩一的論文計畫書課程以「神學與搖滾樂」關係為研究論題),因此RO運動下的另外代表人物Graham Ward成為我更加關注的對象。



Ward目前於Oxford University擔任Regius Professor的教席(此教席於1724年建立)Oxford神學系當代神學(Modern Theology)的主任,他是一位文化神學家,深諳當代各種文化理論,沃德認為信徒是被呼召去閱讀時代的徵兆(read the signs of time),所以應接觸、感知、探究其所處的文化處境,尤其在現今所謂全球化、後現代、後世俗的浪潮中,這是為了要讓基督信仰的實踐者認清他們所處的環境是呈現何種面貌,而我最後選擇以Ward作為研究對象除了對他的文化神學進路感興趣,並認為有可觀的發展性之外,因為本身對當代社會科學當中各種批判理論有興趣,研究他的思想需要對這方面各種領域的學說有一定的掌握度,希望能在作研究當中增加自己的基本功,甚至希望日後可以直接去英國找他作研究,所以碩士論文的研究希望能奠定自己的基礎,日後繼續從此基礎上繼續發展更多的研究論題。



順道一提,本學期(碩二下)修習了兩門李麗娟老師的課程,分別是《奧古斯丁懺悔錄》和《神學與詮釋》,李老師是德語系背景下產生的系統神學家,在華神的神碩學位和在法蘭克福大學的博士學位都是研究Rudolf Bultmann的思想(博士學位時還增加了Karl Rahner),李老師有別於曾老師對於法國哲學的熱烈關注,比較是走傳統德國神哲學的脈絡,從康德、黑格爾至祈克果再到海德格、布特曼、高達美等人這樣的路線,並可以從這些大家的思想中看路德宗傳統的繼承,尤其是祈克果對於後面幾位神、哲學家所產生的深厚影響,這讓我發現其思想的潛力是相當的驚人,也希望日後能對這位丹麥神哲學家有更多的關注,李老師也是一位教學認真、寫作不輟、信仰真摯的學者,可惜在中原的時間待的不長,也希望神祝福她日後的學者生涯。


2 則留言:

  1. 這個領域離我好遙遠唷!我完全不懂神學的狀況中~~~

    回覆刪除
  2. 我目前也只是懂一些皮毛而已,神學殿堂如此博大精深,能窺探一隅就已經相當不容易了,未來一起加油吧!

    回覆刪除

歡迎發表任何的意見、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