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6日 星期四

「進擊的鼓手」影評─走火入魔的頂尖對決




進擊的鼓手(Whiplash)在今年奧斯卡(88)拿到了最佳男配角( J.K. Simmons)、最佳剪輯、最佳混音等三項獎項,雖沒有像《鳥人》一片囊括許多大獎而搶盡風頭,但至少也是大有斬獲,此片也是本人近兩年第一次進電影院觀看的作品(上一部是2013年的悲慘世界”),因為本身對於音樂的興趣,對此片頗有共鳴,第一次嘗試用「影評」的角度詮釋這部電影,期望能分享自己的感受及收穫。


《進擊的鼓手》,英文片名”Whiplash”,意思是鞭擊,可引申為嚴厲、極端之意,中文片名跟風了去年風靡一時的日本動漫「進擊的巨人」,但翻譯成「走火入魔」之類的片名似乎和電影內容更為切合。此片劇本靈感源自於導演Damien Chazelle在高中時代的一段經歷,故事講述一名渴望功成名就的年輕爵士鼓手,在紐約某頂尖音樂學院艱辛學習的故事,雖然表面上看起來主角似乎是年輕鼓手Andrew,但學院裡面的指揮Flecher其實是另一名隱藏的主角,這部片的精彩之處就在於兩名對對音樂有著近乎苛求的師生,以某種走火入魔般癲狂,在身體、心理、靈魂等各方面的頂尖對決。

   許有人在進電影院之前以為此片是傳統的音樂勵志片,期待聆聽一場輕鬆自在的爵士盛宴,觀賞完畢才發現是一場音樂類型的戰爭片,劇中充滿了暴力、血腥、羞 辱、虐待的元素,顛覆了傳統音樂勵志片的劇情模式,和爵士音樂帶給人舒服、愜意的印象大相逕庭,宛如置身一場驚險萬分的殺戮戰場。

   該片主角Andrew是一名渴望成為偉大樂手的年輕小夥子,在片中台詞所他說道:I wantto be the one of greatest」,而他的偶像正是爵士音樂界大師級的鼓手Buddy Rich,正如許多電吉他手把Jimi Hendrix, Jimmy Page, Eddie Van Halen等吉他英雄視為追求的目標一樣,對他來說,人生中唯一的目標就是成為頂尖的鼓手,家庭關係、愛情、人際關係因此都顯得次要,這點可以從他對他的女友提出毫無浪漫的分手理由看出來。

    我們常說成功需要天分、努力加上機緣,這三點Andrew都具備了,從小時候打鼓的影片就看得出來擁有打鼓的天分,也靠著自身的努力進入了紐約頂尖的音樂學院,並且順利進入學校中一流的爵士樂隊,更遇上了以嚴厲出名的樂隊指揮Flecher,照這樣的劇情走向來說,觀眾難道不會很自然的期待另一名爵士樂鼓手大師的誕生嗎,而諷刺的是,這反而是一場悲劇的開始。


Flecher對於音樂也有著癲狂的執著,不斷地以言語污辱和暴力相向等方式,對待出錯的樂隊成員,使每位成員對他驚若猛獸,但他依然是願意給予機會的,不然不會在某此的演出前刻意把樂團主鼓手的樂譜偷藏起來,使Andrew有了臨危授命甚至取而代之的契機,不過持續的高壓方式終於讓這位年輕人承受不住,當Andrew在車禍後滿身是血的上台演奏失敗後,衝到Flecher面前揮出那一拳時,內心到底有多少種情感在交織;憤怒、失敗、自責、沮喪、不甘心、難過、懊悔、絕望…….

一位即將發光的音樂新星就這樣被毀掉了。


    「鼓手」一片顛覆了我們對「成功」的想像,為了成功而不惜拋下一切、孤注一擲時,我們所存留的到底剩下什麼,「努力就會成功」是否終究只是一種不切實際的名言,如果該片的結尾停在AndrewFlecher重修舊好的一場完美演奏,不是一種皆大歡喜的結局嗎,但Damien Chazelle可不想這麼做,正當螢幕前的觀眾已經從高壓、緊張的氛圍中漸漸平息了,Flecher擺了Andrew一道,他終究不只是一位面惡心善的嚴師,而當Andrew決定在眾人面前讓Flecher難堪時,觀眾似乎窺見一位偉大鼓手的影子了,結局是這部片最大的伏筆,在這場對決中,雙方都是贏家,也都是輸家,當Caravan這首爵士樂曲的前奏鼓聲出現時,我們對自己的人生又多了什麼體會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發表任何的意見、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