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9日 星期五

"The Christian Century"專訪天主教神哲學家John D. Caputo

天主教神哲學家John D. Caputo因去年出版的新書”Truth”而接受” The Christian Century”的專訪,個人認為是一篇對於Caputo思想入門的一篇好文(和所謂的religion without religion)

“Truth”是一本引介給非學者的神哲學思想書籍,他提到寫作的原因和接觸emerging church movement (新興教會運動)的信徒有關,他們對現代的哲學詮釋學思想有興趣,但他們可不想花一輩子的時間去理解德希達(他的書是出了名的深奧),他們需要一個翻譯者(引介者)。

而他對真理(Truth)的理解可從這段話得悉一些端倪:


When Jacques Derrida would come to Philadelphia, I would say to him, “Let me take you on a tour. Let me show you the Liberty Bell or Valley Forge.” But he didn’t want to go. His way to explore a city was to walk until he got lost and then try to find his way back. In the process, he would discover all kinds of things. Both personally and as a philosopher, he thought that being genuinely lost and seeking something is a crucial part of the journey. We expose ourselves to the unknown and the unforeseeable. Truth is like that.”

提問者詢問為何如此重視德希達和奧古斯丁時,他認為德希達的內心非常接近奧古斯丁在《懺悔錄》開頭時所提到的悸動的心(restless heart),這樣的悸動是出自於從靈魂深處尋求真理,是宗教性的,當我們找尋真理時不應該區分宗教或是世俗。

他在當中也區分了belief和faith;他認為前者是一個命題,藉著大公會議的信條以及教會領袖所相信的信仰系統,但如果到了後者的層面,需要更多的 彈性以及辨識他們的偶發性,和生命的形式有關,也是海德格所提到的”mode of being in the world”,而前者並沒有掌握到這些,並傾向僵化、合約式的信仰,而後者是更加深層且根本的結構。

而被問到誰是他的神學勇士時: (德and奧就不用提了)

在新教的部分他提到Paul Tillich,並稱田為post-theistic(後有神論者);Tillich認為信仰可以在任何探索存有深度以及關注終極關懷(ultimate concern)的人當中被找到──而我們不是追尋田立克的路就是反對他,Caputo自認是那位跟隨者之一。

天主教則是Hans Küng,因為他挑戰羅馬天主教會的自我指派(self-appointed)及自我授權(self-authorizing)的強勢力量,而也讚賞了 Bonhoeffer提出的非宗教的基督教(religionless Christianity)。

另外特別提到了古典傳統的神祕主義者(mystics),包括中世紀的法國女性神祕主義家Marguerite Poret,以及近代的Berrigan brothers, Dorothy Day, Desmond Tutu以及Mother Teresa等人。

他生長在天主教的環境,幾乎一輩子都在天主教的大學任教(Syracuse University),而他對天主教會內的情形以及教會外的被攻擊感到憂傷。

但他最後提到,他很喜愛這位新的教宗,
原因是他似乎讀過新約聖經。

But I do love this new pope! He seems to have read the New Testament!


PS.最後附上一張Caputo的可愛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發表任何的意見、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