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7日 星期四

烏克蘭教會在抗爭中的神學實踐─帶給華人(台灣)教會的反思

前言:


最近在網路上發現朋友轉貼一篇文章烏克蘭的東西分裂與教會合一 -分析教會在反政府示威中的角色,其內容是關於在最近烏克蘭抗爭事件中,基督教會在當中的所發揮的神學實踐,作者是一位香港年輕人,聖公會背景,現於英國Duram攻讀哲學碩士,他認為有鑑於華人及西方媒體在這議題上,不是忽略就是錯解教會在這場示威中所扮演的角色,因此希望能平反這樣錯誤的認知。

     他在該文中除了簡介烏克蘭的基督教會史,更是詳細介紹了烏克蘭各教會教派的背景,包括人數最多的正教會,因著神學、政治背景產生了四個不同的宗派,而天主教也同樣擁有四個宗派,以及為數不多的新教(Protestant)教會,除了天主教都隸屬於羅馬教宗,其餘都是彼此分裂、無互動、甚至曾經是交惡的。

     在這場示威中,烏克蘭各教會、教派卻呈現出一種團結的風貌,他們站在人民這邊,嚴重譴責政府的暴力惡行,甚至許多神父直接出現在抗爭現場一同禱告;「他們的神職人員不斷穿梭在警察與示威者之間,以身體嘗試阻止 雙方暴力衝突,並協助帶走傷者。安慰示威者,為示威者辦告解、施聖餐,也是他們在廣場日常的工作。近日他們還多了一職責:就是為臨終的示威者傅聖油,以及為死去的示威者主持喪禮。」[1]

     雖然作者在該文批評了福音派在這議題上的實踐並不如大公教會,甚至直接對浸信會的行為大感不滿;「福音派與大公教會的落差在於,後者由一開始就是基於對現實生命的關懷而決定介入這政治衝突。一方面,他們關注的是人權受侵害,這是政治的;但另一方面,他們沒有公開加入任何一個陣營,這是非政治的。教會所講的政治,是人權,而非權力。」[2],但整體來說,他還是相當肯定烏克蘭基督教會(東正教、天主教、信義宗)在抗爭中的神學實踐,並由此反思他所身處的香港教會處境。


反思:

     這篇文章對我產生了不小的影響,比起羅馬天主教(Roman Catholic),正教會(Orthodox Church)在華人教會眼中是更為陌生的,整個東歐地區,正教會在基督教人口中都佔相當高的比例,雖然當中可能因為許多因素而彼此分裂,導致教派間關係十分複雜。但從這次烏克蘭各教會在此事件的實踐中,我回頭思想華人教會,至少是台灣教會,普遍較缺乏根基於神學立場而產生的政治實踐,這不是一種意識形態式(Ideology)的實踐(如某些長老教會的政治立場),而是真如聖經中不斷教導的;你要關心孤兒、寡婦,與貧窮、困苦、受欺壓的人站在一起,這也是以賽亞書1章17節[3]所說的。

      雖然台灣眾教會在去年十月為了在「家庭、性別、同性戀」議題的法律上捍衛立場,而發起一場萬人上街的集會訴求行動,但該實踐行動和這次烏克蘭教會在示威中所做的事情,在本質上是不同的,台灣教會可說是從維護聖經基本立場的角度出發;如果性別平權團體修法成功,將會危害到台灣大部分教會所認同的聖經觀,其不只牴觸了聖經(基督教)的基本立場,也等同於威脅基督徒所認同的聖經權威,這與其說是捍衛某種聖經中所呈現的普世價值,其實更像是被逼到底線,不得不站出來的一種窘境。簡單來說,這並不是一種「他者神學」所帶來的實踐,而是為了自己(教會)的需要,而不得不的「實踐」。

     而在烏克蘭事件中,基督教會的發聲、行動,卻不是基於捍衛某種聖經立場,而是在「人民」與「政府」的抗爭中,看到人民在面對國家機器行使權力、武力時,那種深沉的無力感。教會此時願意站出來,難道真是因為他們認為能改變什麼嗎?人民面對的是一個不惜行使武力來鎮壓抗爭民眾的政府,教會願意站出來,不是因為他們有任何權力、武力、影響力以致扭轉情勢,而是他們深知,和受壓者同在是每位神的子民都應該做的事情,在抗爭現場出現的每一位神父、牧師、基督徒甚至都是冒著生命危險而站出來,只因為他們要和這些被欺壓的人民站在同一邊,可說是「他者神學」真實且高尚的實踐。

     華人教會普遍對於在社會、政治上的神學實踐都有比較深的疑慮,和其所強調的私領域信仰有很大的關聯;重點是神有沒有成為「你」的神,而忽略了祂是否也是「社會」、「政府」、「國家」的神,「耶穌是主」,已不單是「個人」的主,而是受造界每一處的主,祂不只關心「你」、「我」的個人生活,也重視祂所創造受造界的生死存亡,在此呼籲華人教會的基督徒對「公領域」能有更多的關注,這最需要被大家注意,卻又最容易被忽略的「場域」。







[1] 引用自該文,藍色字體及底線為作者所加。
[2] 引用自該文
[3] 「學習行善,尋求公平,解救受欺壓的,給孤兒申冤,為寡婦辨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發表任何的意見、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