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8日 星期二

為什麼我會走上讀神學之路





1989年11月23日出生的我,今年底即將屆滿24歲,從年輕人的角度來看,似乎已經不再是個可以懞懂無知、不明事理的孩子了,但從年長者的角度,又是一個摩拳擦掌、蓄勢待發,即將大展身手、發光發熱的年輕歲數。

從小到大,每個人都一定會有對自己未來的職業的期許和想像,自己當然也不例外,曾經記得國中藝術表演課時,老師邀請每個人上台分享自己未來的夢想、志向,我當時上台分享的內容是:『我想當一位探險家。』就今天自己的理解來說,有點類似所謂的考古學家,其實沒有太多的想法,只是單純對於探險、冒險於新奇的事物有種特殊的想像以及吸引。

大概在國二的時候,有一天,無意間發現搜尋到家裡有一張音樂專輯,是美國八零年代末期、九零初期紅極一時的搖滾天團『Guns and Roses[i]的“Use your Illusion I[ii]”,當時我深深被這種充滿激情、華麗甚至有些喧囂的音樂吸引,從Music Video中看到那些搖滾樂星,留著長髮、裝扮酷炫,流露出一種放蕩不羈、不可一世的態度,更是讓我深深的著迷。

當年才十四歲的我,什麼樂器都不會,也沒有一副好歌喉,竟然豪氣十足的夢想著,以後要當一位舉世聞名的搖滾巨星,甚至開始想像,未來要在美國過著打零工、租房子,辛苦地生活(每個搖滾巨星成名前的生活模式),甚至和自己的父母滔滔地分享此事,現在回想起來,對當時如此天真的自己,不免會心一笑。

當然,這個現在看來十分不切實際的夢想,隨著年紀的增長,自然慢慢封塵在記憶的陳櫃裡,而到了接近成年的高中階段,也開始有了變化,當我高中一年級、十六歲時,接觸到了基督信仰,雖然當初是因為信仰群體的氛圍吸引到我,對基督教的教義方面較無深入探討,但心思較為單純的自己,很自然地就進入這個信仰,也很穩定參與學校團契、教會的聚會。

那時後也不知道哪來的念頭,在一次升高二營會的小小分享當中,說出自己有可能獻身全職當宣教士之類的話,甚至還以輔仁大學宗教系作為日後的目標,但這些念頭實在太不夠堅定,以至於在後來的時間,幾乎忘掉這件事。

在大學指定考試前的兩、三個月,想起自己從小到大,一直保有對體育賽事的高度興趣,喜歡欣賞各樣的球類運動,像是棒球、籃球、網球、撞球、高爾夫球等,而且對球隊、球員、球賽數據等也略有研究,如果未來從事運動媒體方面的工作,應該會相當適合自己,感謝主的恩典,當時也如願以償的考取當時的第一志願『世新大學新聞系』。

如果未來打算從事新聞媒體方面的工作,我所就讀的學校以及該科系,可說是在適合也不過了,大一下有一堂課程『運動新聞學』,老師是當時緯來體育台台長文大培,當時在課堂上我的表現如魚得水,取得相當優異的成績,這也使我在2010年暑假去緯來體育台的實習鋪了一條路。

在高三和大一這兩年的時間,我幾乎沒有任何教會、團契的生活,信仰離我的生活也相當遙遠,但是在大二時,因為出自聖靈強烈的感動,使我重新回到之前曾經聚會的『廈門階浸信會』,讓我重新開始有教會聚會的生活。

大二升大三的暑假,我申請上了緯來體育台新聞部的實習機會,在這兩個月的生活中,開了許多眼界,看到那些平常在電視上才會看得到的主播們,也真實瞭解了電視新聞台記者的工作模式,就體育媒體領域的專業來說,我可說是完全沒問題的,以台灣的體育媒體的生態,棒球、籃球是兩個基本的項目,剛好是我最熟悉的,加上我也瞭解網球、撞球、高爾夫球的比賽規則,對該領域的好手有基本的認識,而這條路不就是當初我所期望的嗎?

但是在兩個月的實習過程中,感受到自己在某些時候的無力感,也慢慢察覺,這似乎不是我未來一生想走的路,自己偏於內向的個性,就算不能在體育電視台有一條非常好的生存之路,也至少可以在報社、體育電子新聞、體育雜誌內成為一個優秀的體育新聞工作者,但當時我已明白,這樣類型的工作不是我內心真正尋求的。


大三是我人生很重要的一個轉捩點,當未來回首人生時,這段時期絕對俱有相當程度的關鍵性,21歲這年當中,信仰方面,開始穩定在世新團契,以及團契學長帶我去的浸信會義美堂,固定的聚會,信仰有了平穩的發展,以及在2011年寒假參加校園團契所舉辦的『大專靈修班[iii]』,更是奠定我對基督信仰、聖經真理的追求及熱切感。

學習方面,當時在課程方面選修了偏向理論類的課程,包括系上老師所開的『文化研究』、『傳播科技專題』,以及修習了大學生涯影響我最深刻的老師:林孝信[iv],所開的『經典與生活智慧』,當時在課堂上閱讀了包括:《論語》、《莊子》、《醫生誓詞》、康德《論啓蒙》、魯迅《狂人日記》《阿Q正傳》等經典作品。

林老師是一位非常強調學生發問的老師,每次開始上課總是預留十五~二十分鐘的問答時間,他的口頭禪就是:『同學們,有沒有問題?』,藉由課堂上同學間的對答討論,讓自己對這些經典作品有更深刻的瞭解,更在大四時繼續修讀了他所開的『認識物理』以及『數學與文化』的課程,拓展了我對自然科學方面的眼界以及興趣。

這一整年可說是我對學習、知識、經典、學術方面的思想啓蒙,開始真正瞭解到什麼是學習的真諦,在過去身為國、高中升學主義體制下的牢籠者,雖然曾藉由優異的成績享受勝利的滋味,但也經歷了失敗所帶來巨大的痛苦、折磨,而後者的滋味比前者更加深刻、真實許多。

開始發覺自己深深喜愛關於理論的知識,雖然就台灣社會功利主義的角度來看,這些是沒什麼用的,但是從這些課程當中,我開始發現知識的浩瀚、無垠,即使窮盡歷世歷代每位先賢哲人,用盡生命的追尋,也無法掌握所有的知識、真理,而我深知,思想總是行動的前提,要是思想和行動是脫節的,又要如何解釋馬克思、尼采的思想在二十世紀的國際史產生了多大的影響呢?

這使我開始對未來有了不一樣的眼光,我渴望、嚮往當一名學者,這才是我真正想要做的事情,我希望能夠攻讀更高學位、作研究、教導學生。


2011年的暑假,因著過去一些經歷的醞釀,以及閱讀宣教機構『中國福音會[v]』刊物的文章中,開始深深地對中國地區廣大的華人同胞的福音需要,有著強烈的負擔與使命,因著聖神的感動,我回應了上帝全職的乎召,願意未來在宣教、神學教育領域服事中國地區的華人。

同時,神也給我異象,未來前往歐美攻讀神學學位,這樣的感動實在太過於明顯、強烈,以至於我完全無法對這件事情有太多的疑惑,就是憑著信心,相信這是神所預備的,原本計劃當初大學四年畢業後,先當兵,然後工作一、兩年再去申請國外的神學院。

但是神卻用奇妙的方式使我延畢,讓我有機會參加校園團契所舉辦的『神學小組』聚會,在一次的座談會中,認識了曾慶豹[vi]老師,發現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是國內一般大專教育體制內,唯一以神學研究為主的研究所,這剛好契合自己未來的道路,使我可以在出國攻讀神學學位前,在神學研究、聖經考查、語言學習方面有更好的預備以及學習,一切都要感謝主的帶領,這也是我決定走上神學研究之路大致的脈絡背景。




[i] 槍與玫瑰(Guns N' RosesGNR)是一支美國的硬搖滾樂團,成立於1985年的洛杉磯好萊塢。在八零年代末及九零年代初期享有盛名

[ii]《運用幻象I》是槍與玫瑰的第三張錄音室專輯。

[iii] 校園福音團契每年固定在寒假舉行的聖經研究營會

[iv] 林孝信(1947年-)台灣《科學月刊》創辦人,1970年底參與保釣運動

[v] 一個以中國地區華人為對象的福音機構,創辦人為趙天恩牧師

[vi] 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教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發表任何的意見、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