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0日 星期四

一段深富意義的對談




在上個週末,聚會結束後的一段時間,我和教會牧師女兒帶來的一位朋友進行一些談話,在這之前,牧師的女兒就曾和我提到:『她那位朋友會思考神學、信仰方面的議題,希望我能和她聊一聊』,我當時也心想:希望能有機會和她好好聊一聊,感謝主,這次剛好有機會我們能進行一些談話。

當時和她稍微介紹自己之後,就直接詢問:『妳現在對信仰有什麼樣的看法?』

她表示:『她無法接受基督教其中一個教義就是:死後只有信者才能進天堂,不信者將落入地獄,她認為,信仰是需要與一個人的生命的實際接觸,那才會成為真正的信仰,她舉例:假設她遇見一個又高又帥的男生,但是自己無法對他產生任何感覺,但是遇見一個又醜又矮的男生,卻可以他產生感覺,所以她會選擇與後者進行交往,因此如果她這一生雖然曾經來過教會、認識基督教的信仰、教義,但是這份信仰卻從來沒有在她的心理產生任何感動、連結,她死後,只是單純因為不信,而要落入地獄,這不是非常不合理(衰運)嗎?』

當時聽到她發表這樣的論述,我就很清楚這是一個不易回答的問題,因為這牽扯到揀選、審判、救恩,關於個人生命的一些終極論述,一直是基督教會面對任何非教會信徒的大難題,我選擇以審判的角度來回答她的問題:

『上帝在審判的日子時,祂的審判是完全公義、公正的,因此審判的結果可以叫人無可推諉,上帝不只審判我們的信與不信與否,也審判人的行為(羅2:6)。』

但是我也發現如此回答,有它的缺陷存在,我們似乎太把信與不信過於二分法,把基督信仰簡化成:『信者上天堂,不信者下地獄』,很明顯是化約主義的表現,從馬太福音七章[i]的內容可以發現,有一些信徒,甚至是主的傳道人!在審判的日子,主竟然對他們說:『我從來都不認識你們!』,

因此我們對信的標準,或許和神審判的標準是不一樣的,如果我們輕易地說出:『只要信了耶穌,我們就拿到天國的入場卷』這樣的說法時,可能是非常危險的,如此簡約教義論述,不只會誤導教會的人,也包括那些教會外的人,當我們對那些不認識主的人說:『唯有信靠基督,才是通往天國唯一的路時[ii]』,的確需要更加清楚的闡述,這『信』指的到底是什麼,主給我們得救得確據是什麼。

在這個她所提出的問題上,現階段的確很難給出一個令她非常滿意的答案的,我相信一個人信主,完全是神主動在人身上的工作,只能等候神在她身上的作為了。

但她並不是一位無神論者,她提到:『她相信有神的存在,那位神存存在於她心中,但是無法用任何言語來言說,如果試著用語言、行為來表達時,這就不是信仰,而是『宗教』了』,由此可以看得出來,她心目中的神是一種高尚、純粹、無法描繪、觸碰的神,當我們想做出任何舉動描述時,就是以世俗去褻瀆了,而且她認為,這位神的確可以影響她的生活。

這樣的神觀似乎相當的希臘式,類似於亞里斯多德[iii]所描述的那位神,是一種無限、靜止的神,但這和基督信仰中,那位充滿行動力,主動參與人類歷史的神,有相當大的差異,我也和她提到,教會成為耶穌基督在世的代表,的確很難免於受到世俗的玷污(基督教的歷史是在猶太、希臘、羅馬三個文化孕育之下而成),歷代的教會歷史中,不乏看到教會犯下許多的錯誤,這是我們基督徒應該勇於接受並且承認的。

下一個部分,我們探討的是關於『婚前性行為』和『同性戀』的議題

老實說,我本身對於這兩個議題相關的聖經、神學論述的瞭解並不多,因此我比較多以詢問,或是提出一些曾經聽過教會對此提出反面論述的意見來表達。

對方完全是站在,支持『婚前性行為』、『同性戀』的立場和我對話,雖然是第一次和支持這樣論述的人進行實際的對談,但我盡量以一顆不帶有偏見的心,從傾聽者的角度試著和她談話。

她認為:『她首先肯定『性』所帶來的歡愉,是一種祝福以及愛的表現方式』
這點我想現代的基督徒也會十分同意

另外她提到:『她在看批踢踢[iv](性版)的討論文章中,有人說他是在婚後才發現另一半在性生活方面是有問題、缺陷的,因而導致離婚的後果,既然如此,她認為要是沒在婚前先嘗試看看,萬一婚後才發現,豈不是很倒霉?』

 這可以說就是所謂的『試婚』,我本身相當難接受這種論點,原因在於,我相信世界上大部分人離婚的原因,『性生活』絕對不是主因,而且這是有統計數據[v]可以佐證的。

另外我提到:『性行為是一種在肉體上、靈魂上很深沈的接觸,當妳曾經與一個人發生這樣的關係時,假設之後分手,一定會造成某種程度的影響、甚至是傷害』

她自己本身並不認同這樣的說法,認為這樣的說法對她自己來說是不適用的,當然她是以個人的例子來說,我想不一定代表大多數人的看法。

最後就是重頭戲了,算是近幾年代最熱門的『同志』議題,在言談中她曾提到她是一個很後現代[vi]的人,因此對於她表達出某些言論也不用太過於意外,她認為:『同性戀要是彼此相愛,為什麼不能在一起呢?』

我先試著提出曾經聽過的兩種反對同性戀的論述:『同性戀以生理機能的角度來說,是無法生育的,不像一男一女成為伴侶那樣符合自然,』

『現在世界上的人口已經夠多了,就算他們不能生育,這世界還是有足夠的人口』她如此說

『同性戀的性關係不是較容易帶來所謂的性疾病,造成更多人健康的危害?』

『現在的醫療技術已經比以前發達許多,這樣的問題並不在現代存在』她回應

『那妳如何解釋同性戀在現代社會才較為普遍的出現?』

『早在中國的古代社會,就有所謂的妓男,表示當時就有同性戀愛的需求』

由此可以看出,雖然我只是僅僅提出一些之前曾經聽過的說法,但她都可以馬上的予以反駁,試著否定這些看法,可見她對此議題的關注、熟悉程度是大於我的,

她最後提出一些對我來說頗有啓發的看法,她提到:『她很欣賞基督教、教會、聖經的內容,認為這些是非常好、非常高尚的』,但她認為教會反對婚前性行為、同性戀,並不是聖經或著神真正反對的,而是教會因著某些不當的解釋,把這樣的事情作為真理、教條,去打壓其他的人。

在這樣的對談中,尤其是後面兩項關於倫理方面的議題,我因為先前關注過少,發現在對談中,很難以很明確、有力的論點和她對談,過去是以一種:『反正教會就是反對婚前性行為、反同性戀,我也跟著反對的立場』,去看待這樣的議題,也因此容易落入一種陷阱,對那些和教會持相反意見的人,產生偏見、甚至偏激的態度,這使我開始思考:『教會反對婚前性行為、同性戀,他們的立足點、論據到底在哪裡呢?我又要如何和那些支持該論點的人進行對話、闡述呢?』

我很感謝神能讓我和這位朋友有這樣的交談機會,除了感受到對方的辯才無礙,也發現她是一個很有想法,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富有智慧的。

和教會外非信徒的對談能力,一直是現代基督徒非常薄弱的一部分,當別人和教會的觀點持反對意見時,我們不能總是用聖經的語言去壓迫他人,而是應該試著交談、交流,釐清他們真正所想的、所要表達的訴求是什麼,進而找出一種可以讓雙方對話的共通語言,並且清楚的闡述我們信的是怎麼樣的一位神,那位定意要讓人從壓迫中得贖、得自由的神。








[i] 聖經《馬太福音》七章21-21

[ii] 聖經《約翰福音》十四章6

[iii]亞里斯多德(公元前384年-公元前32237日),古希臘哲學家

[iv] 批踢踢實業坊是台灣一個網路論壇,簡稱PTT、批踢踢,以電子佈告欄(BBS)系統架設,提供在網路上快速、即時、平等、免費、開放且自由的言論空間。

[v] 上海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徐安琪研究員對500位離婚當事人的調查結果顯示,主要的離婚原因為一方或雙方有婚外戀(40%以上)、性格不合(38%)、一方不盡家庭義務(16%)以及為經濟、親屬關係和賭博(分別占一成左右)。性生活失調、一方出國分別約為3%左右。http://ppt.cc/Hpsr

[vi]後現代主義(Postmodernism)是一個從理論上難以精準下定論的一種概念,因為後現代主要理論家,均反對以各種約定俗成的形式,來界定或者規範其主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發表任何的意見、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