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4日 星期三

『邪惡與上帝新世界』讀書會


因著參加校園團契神學小組讀書會,而閱讀N.T.Wright的《邪惡與上帝新世界》(Evil and the justice of God)一書,這是我首次『親身』涉入他的作品,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早在這之前,就已經聽聞過這位當代的新約福音派大將了,一開始是在校園雜誌看到毛樂祈所寫的文章,在北投市立圖書館閱讀該篇文章,當時只是稍稍淺嘗他的一些思想,沒想到後勁十足,令我為之驚艷。

還蠻意外的是,這次竟然是個人生涯首次參與讀書會,在大學三年級之後,我開始對思想類的事物產生高度興趣,這和當時選修某些課程的老師、教學內容有密切關係,帶給我思想啓蒙的萌芽。自己更常常流連圖書館,有時候並不是真的要找什麼書籍,僅僅是渴望在書堆叢林中,找尋自己從未發現過的奇珍異寶,人們總喜歡在千萬分之一的機率中尋求那可遇不可求的金銀財寶,而我認為:『在書堆叢林中,無意識的隨手攫取,是有可能抓到改變一生的黃金屋的。』

某些書可能只是因為看到它的書名,而拿起來隨手翻翻而已,但因為常常在不同領域的書類中徘徊,無意間也讓自己對許多學科的名稱或是簡介略有所知,使我在日後的學習過程中,期許自己不要只用某一學科的角度就以管窺天,以免成為思想狹隘的學習者。

在這將近三年的思想啓蒙期間,具有啓發性的課程上過一些,看過的書其實比起同齡的大學生比起來不算少,雖然離我對自己的期待還差距非常遠,若要說有沒有大家一起閱讀、討論、分享的經驗,那可能主要是教會、團契以及大靈班的查考聖經了,在查考的過程中不斷思考、學習、討論,是很寶貴的經驗,對我整個信仰思想、生命的發展有很顯著的正面影響。


這次讀書會校園團契同工淑芬姊邀請我帶領大家作一、二章的導讀,使我在閱讀這本書比之前閱讀其他讀物更加地認真,加上最近可能因為長期鼻塞缺氧導致記憶力下滑,我也更加地勤奮地閱讀該此書。

邪惡與上帝新世界這本書處理的是一個歷世歷代基督教思想家難以招架,卻又不得去面對的問題:『邪惡』

許多人無法歸信基督教成為基督徒,最大的原因往往不是基督教教義的不合理性,而是如果世界真存有一個全知全能且全善的上帝,祂又怎麼會任憑『邪惡』在我們所處的世界上無法無天的為非作歹呢?

在已故的美國國際監獄福音團契事工創辦人,前尼克森總統幕僚Charles Cholson的《世界觀的故事》一書提到:『被喻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心靈,猶太裔科學家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他最終無法接受基督信仰的原因,就是他無法想像這位偉大的上帝,竟會讓二戰中上百萬猶太同胞被納粹屠殺。』

賴特在書中不從近代西方啓蒙傳統,以神哲學、形上學中命題式的方式探討邪惡的起源、本質,而是把重點放在我們該如何在自身所處的世界中,靠著耶穌基督在十架上的全然得勝,真實地面對邪惡。

剛開始進到讀書會的地點時,大概只有兩、三個人,而且大家似乎都非常的安靜、嚴肅,我也不自覺地也進入這樣的氣氛當中,加上自己第一次參與就要帶領大家導讀,使我心情又更加的忐忑,在開始之前,我主動帶領大家作一個禱告,過後讓我心情穩定不少,因為我知道是神親自召聚我們,為要成就祂心中的美意。

當天讀書會共有五位學生及兩位輔導,有兩位是哲學系的同學,顯然非常適合這樣的場合,也有和我在世新團契很要好的學弟子容的哥哥子寬,雙方在之前都已經聽聞過對方的大名了,還有一位嘉義大學的姐妹以及讀書會主辦人旭榮哥和淑芬姊。

在過程中,我簡要地敘述本書一、二章的大綱,在第一章我們主要的討論是問題是,我們該如何判斷某些行為的發生是『邪惡』,假設我們不知道某些事情的發生是善是惡,我們又該如何面對邪惡,這是一個不容易的問題,我以書中引述二十世紀德國神學家潘霍華的宣言:『人類最大的罪過在於,視分別善惡的知識重於對上帝的知識』,或許不完全對題,但提供另外一個角度看待分別善惡這件事情。

在第二章中,萊特引用舊約創世紀的故事,甚至直接宣稱:『舊約被寫成的目的不是用抽象的方式告訴我們上帝是誰,而是要訴說一個故事:『上帝如何在過去、現在和將來對付邪惡』,他從舊約許多隱含着彌賽亞的經文中給我們一些線索。


旭榮哥從方法論的角度探討,他提到過去二十世紀著名基督教護教家C.S.Lewis,他處理邪惡的問題是以神學、哲學命題式的角度去回應,而賴特選擇直接以聖經語言的敘事方式去回應,這個角度帶給我很大的啟發,基督徒到底該以何種角度、語言去回應世界上許多議題?

後面三章是台大哲學系的同學作導讀,在第四章內容中,對於賴特鼓勵我們以『想像力』的方式去想像一個沒有邪惡的世界,對此我提出質疑,因為想像力在某些方面可能對於基督徒可能產生危險性,有同學回應說,賴特對於我們想像的事物有作個底線,並且也有提到想像力的確可能產生危險。

而旭榮哥則是提到,目前華人的教會的處境就是太過於缺乏想像力,凡事以實用為原則,這也是為什麼校園出版社如果出基督教文學、小說沒人會願意購買的原因,實用主義把信仰所帶來的美感都忽略掉了,他也提到目前台灣教會對於信仰文化在地化的努力,和曾被英國殖民處境下成長的香港教會還有不小的差距。

賴特在此書最後一章的結論中,特別強調『饒恕』的重要性,並指出有三本書在在此議題的處理十分出色,其中一本就是近期曾經造訪台灣的耶魯神學院教授沃弗(Miroslav Volf)的作品『擁抱神學』,我個人頗訝異作者對饒恕的關注及重視度如此的高,但也覺得對這樣的結尾還是有些許的意猶未盡,內心其實隱隱期待作者能有更多意想不到的論述。

總體而言,這次能參與神學小組讀書會,內心其實相當的喜悅,在華人教會一般信徒普遍對神學、思想、學術缺乏關注時,有一個平台能夠讓我們這些對神學思想議題有興趣的年輕人相聚在一起,彼此分享、討論、激盪出許多的可能性,並且更期待這些思想進而帶出基督徒信仰生命的行動,這是我衷心所盼望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發表任何的意見、感想